当前位置:丫丫游国学红楼梦中秦可卿是怎么死的?是悬梁自缢还是病死?
红楼梦中秦可卿是怎么死的?是悬梁自缢还是病死?
2022-09-23

《红楼梦》中,若说谜团最多的人物,秦可卿应名列前茅。今天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详细解读一下~

黛玉是“咏絮才”,宝钗是“山中高士”,妙玉是“才华馥比仙”……《红楼梦》十二钗中女子,虽然死后都入了薄命司,但能选入十二钗,个个都是才华与美貌并存,智慧与品德兼优的绝世佳人。

不过,凡事也有例外,秦可卿字兼美,兼有黛玉之袅娜,又有宝钗之妩媚,但是她的判词中却出现了“情既相逢必主淫”的词句,把她推向“不洁”的风口浪尖。

因此,很多读者认为,秦可卿不配入选十二钗:在讲究三从四德的古代,水性杨花的女子,容貌再出众,才比天高,这样的女子落得“悬梁自缢”的结果,不是罪有应得吗,为何会归入太虚幻境的薄命司?

再有,脂砚斋曾评价红楼梦说:“余不及一人者,盖全部之主,唯二玉二人也。”什么意思呢?就是说,红楼里出现的全部人物,都是黛玉、宝玉二人的化身而已。

既然如此,对照秦可卿的出身和一些细节来看,秦可卿就是林黛玉的一个化身,那么,林黛玉在她的葬花吟中,非常著名的一句“质本洁来还洁去,强于污掉陷沟渠”,证明黛玉一生清清白白,出尘无染。

那么冰清玉洁的黛玉和淫丧天香楼的秦可卿,同属一人,曹翁这种前后矛盾的说法,让人难以理解。

《红楼梦》的魅力,曹翁的笔锋犀利处正在于此,红楼梦中的怪异之事不少,但这正是曹翁留给读者正确打开红楼梦的钥匙:拨开迷惑的雾,见到赤裸裸的真相,告诉你曹翁不能明说的秘密。

一、秦可卿死亡真相:假的谣言,遮盖真的罪孽

秦可卿死亡非常突然,半夜突然云牌连叩四下,传来秦可卿死讯。对于秦可卿的死,与宁国府一街之隔的荣国府反应是——“合家皆知,无不纳罕,都有些疑心”。

荣国府的反应,其实从侧面说明,秦可卿的死,并非由于之前提到的“病”,而是非正常死亡。

秦可卿死后,丈夫贾蓉不悲不喜,跟没事人一样,反而是公公贾珍,哭得跟个泪人一样,伤心到走路都要人搀扶,又是给秦可卿打造“义忠亲王老千岁”级别才能用的樯木棺材,又是给贾蓉捐馆,让秦可卿死后有个诰封名号。

总之,贾珍的种种异常,给外人传递的信号是,秦可卿和公公贾珍有私情,且是两情相悦。再加上靖本遗簪等情节,更是坐实了秦可卿是狐媚子的口实。

俗话说人死如灯灭,但秦可卿死后,却留下来一片骂名。

中国人讲究“人活一张脸,树活一张皮”,更何况是秦可卿这个拥有七窍玲珑心的女子,连弟弟秦钟在学堂里闹事,都急得她一身是病,更何况是失贞这样有辱名节的大事。

秦可卿如果真的和贾珍是两情相悦,她又为何如判词中所说的“悬梁自缢”而死?

所以,从这些怪异中可以推测,秦可卿之死,并不简单。

黛玉在《葬花吟》中吟唱“质本洁来还洁去,强于污掉陷沟渠”,人的心理是,越强调什么,恰恰是因为这样东西受到了威胁。同理,黛玉之所以强调自己贞洁,恰恰是她的贞洁受到了威胁。

而秦可卿的遭遇,实际正是黛玉日后面临危险之境。

如果说这些还是推测的话,我们可以参看黛玉的另外一个化身晴雯,她死前被王夫人以“狐媚子”的身份,撵出了大观园,最后惨死于表哥多浑虫家破败的烂棉絮中。

而晴雯死前,最不甘心的只有一件事:“我虽生得比别人略好些,并没有私情蜜意勾引你(宝玉)怎样,如何一口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?”

所以说,秦可卿之死,并非由于羞愧而死,而是为了抗争贾珍的强迫。而贾珍大肆为秦可卿操办葬礼,实际正是遮掩自己的罪孽,为了达到自己目的,给秦可卿泼了脏水。

被造谣,被泼脏水,这既是秦可卿的命运,也是林黛玉的命运:用生命保护了女子最重要的贞洁,但却在死后,被别人泼了脏水。

古代女子讲究以死明志,以死全节,但林黛玉、秦可卿用生命去明志,却压不住某些人口中那根舌头,死后仍然担了“狐媚子”的名声。

二、林黛玉和秦可卿:真烈女,被造谣成狐媚子,可恶的无中生有。

十二钗是太虚幻境评选出来的排行榜,那能进入太虚幻境的评判标准是什么呢?

第1回中,甄士隐在梦中,跟随一僧一道来到一处大石牌坊下,这牌坊下,看到一副对联,上联:“假作真时真亦假”,下联:“无为有处有还无”,横批“太虚幻境”。

“假作真时真亦假,无为有处有还无 ”,这就是太虚幻境安排十二钗命运秉承的原则。

“真和假”,“有和无”,是整部《红楼梦》写作的一把钥匙。

秦可卿和林黛玉都是真烈女,但死后却担了“不贞”的骂名。

秦可卿被造谣成与公公不贞的女子,是贾珍要向秦可卿父亲秦业交代的需要:是你的女儿品行不好,虽然惨死,也是理所应当,你女儿这样,你这个当父亲的,有何脸面来闹事?从后来的事情发展来看,秦业真的吞下了这耻辱,悄默声地接受了贾家给的三、四千两银子。

其实,贾珍费尽心思压灭秦业的口声,更重要的是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和名声仕途考虑。

反观林黛玉也是,她本是“质本洁来还洁去”的贞烈女子,但因为薛宝钗为了金蝉脱壳,用了一计“无中生有”,扑杀了“一双玉色大蝴蝶”,致使黛玉在荣国府被扣上了狐媚子的名声,最后林黛玉死后,也留下了不贞的秽名。

林黛玉死时,是挂在“竹子”上的大蝴蝶风筝,表明黛玉是高洁的竹,她是以死明志,但如此惨烈的自证清白,也是堵不住悠悠之口的。

硬生生把烈女编排成不贞之女,这就是贾家混淆真假,颠倒是非,无中生有的本事。

也正是贾家这种窝里斗的风气,让贾家这只百足之虫,从内里腐烂,把自家人逼上绝路,杀人不算完,杀人后还要鞭尸,是贾家走向灭亡的根本原因,也是贾家不能示人的暗疮。

正如探春发自肺腑地呐喊:“可知这样大族人家,若从外头杀来,一时是杀不死这些的。古人曾说的‘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。’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,才能一败涂地。”贾家正是把家里人往死里整的窝里斗,把整个家族推向覆灭的地步。